乱炖,是一种东北地区比较普遍的家常炖菜之一,将豆角、猪肉、土豆、西红柿、茄子依次入锅,先炒后炖。

乱炖不是我的家乡菜,口味也没那么对我嗜辣如命的胃,但我对乱炖却有所偏爱。
这道菜有着显而易见的粗犷和包容,菜的个性远比口味要令人印象深刻。食材混乱而有序的组合,让这道菜有了无需迎合任何一种口味的底气,留给食客挑选他们自己的喜好,这正是我所偏爱的地方。
好吧,上面的文字和后面的内容并没有直接关系,非要说有关系,我也只能要厚颜无耻的说,让这个公众号变成一道乱炖吧!

回到正题,做菜和我没关系,互联网才是我的本行。
对我所从事的互联网行业,是既爱又恨的。爱的是互联网技术,恨的是互联网所带来的无良新媒体及碎片内容、标题党及背后哗众取宠的文字。

由此催生了一个现象:夺人眼球成为一种热门职业,甚至是不可或缺的职业。当人的注意力被一次又一次瓜分之后,形成的态势就是,恨不得在视觉信号走完一个大脑回路前就牢牢抓住你的注意力。这门学问无疑很深,要对文字分筋错骨,要对人心窥视三分,甚至需要脑科学的帮助。看来,抓人眼球我是做不到的了。

互联网还催生了另外一种东西,就是推荐系统。它不断给你输送你感兴趣的东西,必须说,这在很多场合是非常有帮助的(虽然现在最多的用途还是广告),然而对于阅读的场合是否合适,我并不敢苟同。阅读和旅行有着很相似的一面,见所未见闻所未闻,以未知反思已知。说通俗点就是能看个新鲜,说严肃点就是认识世界比想象中的宽阔。当推荐系统总是给你所感兴趣的东西时,这在某种程度上,只是让你不断得到你所熟识的、所接受的、所认同的东西。
梁文道谈到学生时期追寻摇滚史的时候,某种程度上是很困难的,最初都是逼迫自己听一开始不太能接受的东西,听多了也就能听进去能听懂了。正是这一定程度上的自我强迫,才让音乐涉猎全面起来,奠定了做乐评人的基础。
我想没有推荐系统会傻到强迫用户接受不喜欢的东西。
看来要保持让人感兴趣我也是做不到的了。

那还能做什么呢?

我只能告诉你,这黑屋子里,没有路没有光。但必须的食物总不获缺,合口味取一瓢饮,不合口味弃之甚好。